【轉貼】有空一起吃個飯吧

「吃飯」,若僅僅是填飽肚子這麼簡單,則一個排骨便當或是一碗陽春麵都是人間美味。
然而,「吃飯」有時候就不僅僅是「吃飯」這兩個字如此單純,放在辦公室的人際關係裡,那是一項打探人緣好壞的指標;

放在朋友之間的交情,那是一種衡量義氣的天平;

放在家人之間的親情,那是一種戀家與否的掛念;

放在戀人之間的愛情,那就是一種濃情蜜意的黏度;

放在自己心頭的最深處,那可就是一種衡量寂寞與否的因素了。

對於初識的人,脫口而出總是這樣的邀約:「吃個飯吧!」

對於久違的朋友,即便在綠燈迅速閃過的行人穿越道匆匆相遇,也要一邊小跑步、一邊回頭叮嚀著:「找個日子一起吃飯吧!」

對於倚門等待的家人,也免不了用一句「回家吃飯嗎?」來試探你身上的叛逆因子。

對於心儀的對象,靦腆得琢磨著半天,也總要抓住最佳時間點佯裝不經意的閒話家常般:「一起吃個飯,好嗎?」

至於,面對不怎麼有交情卻礙於情面,總也是撂下一句不痛不癢的「好囉,改天吃個飯再說囉!」然後頭也不回的快步走開,恨不得海角天涯不要再見了。

所以囉,吃飯不只是腸胃與美食的相遇,有時候,那或許是人與人之間藉以互相取暖的理由。

還是窮學生的時代,關係融洽的,就幾個人互相share一起打來的十數種自助餐菜色,

或是切一整盤滿滿的豆干海帶鴨翅豬耳朵,來搭配各自的乾麵和魚丸湯。

孤僻寂寞一點的人,就獨自坐在長條桌的一隅吃著眼前保麗龍餐盤的三菜一白飯,

就算跟大夥兒一塊吃麵攤子,也堅持不沾一口滷菜,更別提攤錢這檔事了。

這樣的人際相處樣態即便遠離了校園,搬到了職場環境也照樣鮮明上演。

人氣旺的同事,就是有辦法將每天的午餐搞得日日笙歌繽紛熱鬧,星期一跟出納小姐吃鰻魚定食,星期二跟人事課長吃叉燒拉麵,星期三約副總秘書吃潛艇堡,星期四乾脆找部門同事來個麻辣鍋聚餐,星期五嘛,就留給突然造訪的重量級客戶來培養商場默契囉!

除了這種游擊式的午餐計畫,幾個志同道合的同事所組成的「午餐團」實力也不容小覷,

諸如此類的團體總在一大早就討論著當日的午餐目標,也不會忘記在午休起始的十分鐘前開始蠢蠢欲動,有先遣部隊先行滲透到目標餐廳佔位子,緊接著後援部隊利用手機打點好所有成員order的商業午餐菜單之後,為了避免搭電梯讓老闆逮個正著,還要一邊踩著高跟鞋從防火樓梯下樓、一邊跟餐廳的同事連線完成菜單的口頭傳輸,而最後一批離開辦公室的人,就可以逍遙的走出玻璃帷幕大樓,在一群拚了命搶食的上班族群中,從容的步入餐廳,一屁股坐下的瞬間,香噴噴的美食就在眼前,這時候,不得不為這種天衣無縫、合作無間的辦公室情誼高聲喝采了。

當然,午餐的目的不單是填飽肚子,更多時候,是匯聚上半天的八卦與怨氣一吐而盡,順便打點好下半天的勇氣繼續奮鬥,那麼,一起用餐的同事成了心靈療場的伙伴,原來吞嚥下肚的不僅僅是食物蘊含的養分,還有同仇敵愾的革命情懷咧!

當然,有些人執意不跟同事搏感情,有些人只是還來不及參與「午餐團」的陣容,而這當中,也不乏厭倦了這種團體的互動而選擇單獨用餐的人,他們或是跟大陽傘下的歐巴桑買一個100元有找還附送辣蘿蔔乾與養樂多的雞腿便當,要不然就打包餛飩湯麵外加兩塊油豆腐,否則速食店的二號餐也不賴,再不然,就找一家便利商店挑個飯糰配上關東煮也很棒。

總之,在突然靜默的辦公室空間裡吃一頓同樣安靜的午餐,打完嗝看完報紙就等著其他同事吆喝著進門,還不是又要重複午後的昏昏欲睡,然後等待著下班之後走進夜色。

有時候,淌進同事之間的豪爽宣洩,是一種午餐聚會的樂趣,而有時候安靜的吃完一人份的午餐,也是不錯的沈澱與休息呢!

那麼,朋友之間的吃食關係,算不算是一種交情呢?

老是聽聞有人用「每月聚餐」的藉口來知悉朋友之間的異動與安好,時程表是參考而非絕對,總有大家手頭都不方便的時機也只好順延,也總有突如其來非碰面不可的理由就臨時起意了,譬如:有人升官、有人宣布喜訊、有人突然分手、有人心情不好……

這樣的聚會盡挑大家熟悉的店、偏好的料理、喜歡的地點、還有堅持的成員,縱使碰頭的理由各自不同,卻總是飽餐一頓之後,將好情緒、壞情緒都和著美酒佳餚進了肚子與心頭,揮手買單的同時,還不忘記揶揄著彼此越來越深的笑紋與越來越綿密的魚尾紋,好交情似乎就得仰賴這樣的吃吃喝喝才夠味道。

然而,卻有那麼微妙的時刻,或是微妙的人,讓這樣的聚會充斥著裹足不前的猶豫,或許主辦者的口吻讓人生厭;或許參與的成員之一是昔日戀人卻打算攜著今日愛侶共同列席;而或許,就僅僅是自己的問題,某些時候就是情願躲起來讓全世界的人都遍尋不著,那才是一種過癮。

那麼,有一種吃飯的場合,往往跟隨著年齡的增長就亦發稀奇與珍貴,尤其對遠離家鄉、或是忙碌於工作的人來說,陪父母吃一頓飯,就是一種奢侈。桌上是母親拿手的私房菜,入喉的還有父親珍藏的好酒,話題盡是熟悉到幾可背誦的叮嚀,而自己竟然縮小成昔日讓父母捧在懷裡疼愛的小孩。

偶而來一場家族之間的大聚餐,舅公怎麼花白了鬢角卻還是聲如宏鐘;表弟早就長成了185的帥哥卻還是想起他包尿部的模樣;姑媽盡是嘮叨著這年頭的年輕人不懂禮俗,連帶著一群晚婚的人也只好立正聽訓,或是低著頭吃完眼前一整盤蜜汁火腿夾土司也不敢吭聲,那些長輩之間頭頭是道的大道理,成了年輕人噤聲沈默的黃牌警告。

還有一種吃飯的名目,卻總讓人面對美食也無心下嚥。

升遷的機會沒有你,老闆會許你一餐言不及義的應酬飯;重要的客戶沒人打理,老闆會強迫你一同參與的應酬飯;

親戚提議的相親不好推辭,尷尬著一張臉出席的應酬飯;惹人討厭的上司終於離職,還得強裝惋惜出席的應酬飯。

沒錯,就是應酬飯,讓唾液混雜著咒罵吞進胃裡,食不知味也要麻木咀嚼,那是一種臉部肌肉與牙齒咬合的痛苦煎熬。

可是,當愛情走到了終點,情人還執意找一家有情調的法國餐廳為彼此的關係劃上句點,配上蠟燭、紅酒、羊排、鵝肝醬與小提琴,這時候,你除了強顏歡笑強裝鎮定之外,要不要試著大口咀嚼、胃口特好,給眼前這個無情的人一個美食勝過男人的當頭棒喝呢?

就說過嘛,「吃飯」不僅僅是「吃飯」這兩個字一般單純,在杯盤狼藉之後,有多少人與人之間的情緒搬弄在其中,有多少恩恩怨怨得以盡釋前嫌,而究竟有多少飲食男女注定要在攜手的一輩子裡,懂得心平氣和的坐下來一起吃飯呢?

好吧,找個時間吃飯囉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