喃喃

累了也倦了。

今天發現了隻出生不到一週的小貓。和Money一樣的虎斑米克斯。
小小的身體沾滿了髒東西結成的硬塊,一手捧在掌心像隻小老鼠般的掙扎。
因家人極力反對養第三隻貓,說我也無暇照顧,只好再讓它繼續流浪街頭,說服自己母貓會回來照顧它的。

很生氣。 倒不是為了不能收養它。 而是氣自己對它無能為力。

賣命工作犧牲了時間,犧牲了生活,可能還犧牲了健康。
最後的目的是什麼?  利? 權? 名?
看著週遭上演著一場場的角力內心戲,卻無奈也身為一角,隨之起舞。

只能不斷的提醒著,堅持著理想,回想最初的熱忱,找回熱情,才能夠走下去囉。

2 thoughts on “喃喃”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