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位相機的另一思考【轉貼】

數位相機的另一思考: 數位資料20年後恐難以閱讀

你最近也許發現了童年時期的照片,雖然已經發黃,但是仍然可以辨認。你的子女們用數位相機為你所拍攝的照片,也許無法像你童年時期的照片那樣,可以保存這麼久。

你的照片檔案,也許仍能保存在電腦上,但是,用來搜尋辨認這些檔案的設備,也許早已不存在。
也許目前會是一個「數位資料的黑暗時期」,此一時期的集體記憶,有一部份也許會永遠喪失。
除了數位照片以外,諸如電子報稅檔案、電子郵件、電子音樂等,都難以長久保存。

目前各個機構正在努力設法延長數位資料的保存期限,以長期保存數位藝術、法院檔案、電子日誌等各種數位資料。紐約大學移動影像建檔暨保存計畫的主任拜瑟說:「一般人往往會誤解,以為數位資料可以永久保存。其實數位拷貝並非最理想的拷貝。」

英國廣播公司所搜集的「 1986 年的生活」照片以及文章、900週年英國問卷調查、以及英格蘭土地勘察紀錄等這些數位資料,目前都已失傳,就是一些例證。

雖然學者仍可閱讀此一1086年所編撰而成的大部頭書英格蘭土地勘察紀錄,然而,該書的數位版本,需要特殊訂製的電腦軟體以及硬體,來取代因為年代過久而朽壞的原有的電腦軟體以及硬體。
這意味著,只需要短短的17年,數位資料就很快地消失了。

聯邦太空總署早期的太空紀錄,也面臨了類似的命運。
南卡羅萊納州大學的神經生物學家米勒,無法閱讀1976 年維京號太空船登陸火星的電腦磁帶,因為沒人知道這些電腦磁帶格式化的模式,所以他得設法找出昔日所列印出來的資料,再雇用學生將這些資料重新打字。
米勒說:「所有相關的電腦程式設計師,不是已經去世,就是已經離開了太空總署。想要閱讀原有的電腦磁帶,希望渺茫。」

在其他方面,公司行號進行法律訴訟時,需要昔日數位資料,卻無法閱讀;大學教授也喪失了他們老舊的研究報告。麻省理工學院科技處的副主任史密斯說:「偶而會有教職員流著眼淚,帶著數箱完全無法閱讀的電腦磁帶,來到我們辦公室,因為他們一生的心血都已付諸流水。」

想要保存老舊的檔案,你不能只是將這些檔案轉移到 CD或是 DVD 上即可。你的電腦還得瞭解這些檔案的結構,這意味著,這些檔案的格式化模式必須從老舊的wordstar轉變為最新的Microsoft Word,因為即使是最新的電腦軟體,也只不過能夠閱讀幾個版本以前的電腦檔案。
轉移老舊的檔案時,往往會發生資訊錯漏的問題。另一個解決途徑,是研發出一套能使今日以及明日的電腦能夠瞭解的工具指令程式,以使新型的電腦能夠解讀舊型電腦的檔案。但是此一方法說時容易,做時難,例如.pdf 這種老舊的格式化模式,它的說明長達978頁。
倘若電腦軟體公司承諾將保持電腦軟體格式化模式的連貫性,就可減少這類問題的發生。但是,這些電腦軟體公司為了在市場上互相競爭,必須不斷推陳出新。
例如微軟公司,就不斷地變更電腦軟體的格式,以為使用者提供更多的功能。因此一份1994年的文字檔案,往往會比JPEG 2000這種從未改變的圖片軟體,更難打開檔案。

紐約雜誌在創造供3000年開啟的時光之艙時,採用保存檔案的特殊紙張,並將某些檔案縮小儲藏在可以長期保存的鍍鎳板上,人們可以使用一般的顯微鏡來閱讀這些檔案。
紐約雜誌的編輯若森邵稱,該雜誌的職員起初認為數位資料將是理想的保存方式,但是,在聽取了專家們的意見之後,他們很快就打消了這個構想。他說:「如果你的目標是要將這些資料保存一千年,你不能指望電子化的數位資料能夠保存這麼久。」

這篇文章是個很好的提醒, 有些有價值的數位檔案, 還是要想辦法把它書面化… 或者用其他方式保存喔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